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2015暑期社会实践】从鸟巢再到鸟巢——记志愿者魏然
日期: 2015-10-20  信息来源: 校团委

【编者按】2015年8月22日至8月30日,国际田联北京世界田径锦标赛在鸟巢举办。北京大学共有45名志愿者参与其中,服务于媒体工作部。志愿者们以细致、热忱的服务展现了当代学子的风采,被誉为“新鸟巢一代”,受到《北京青年报》等媒体报道。校党委副书记叶静漪老师8月27日赴鸟巢看望志愿者,并为志愿者留下“青燕归巢,京彩世锦”的寄语,鼓励志愿者将美丽的身影定格鸟巢,在志愿之路上继续前行。校团委安排采写了其中两名志愿者代表的通讯在新闻网报道,通过魏然和吕丹两位志愿者的故事让读者了解“新鸟巢一代”志愿者们的风采。

夜晚的鸟巢,灯光璀璨。 

观众的呐喊,刘翔的解说,紧张的110米栏扣人心弦。预备,枪响,起跑,跨栏,冲刺,撞线,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这一瞬间。

“滴——”

与此同时,在运动场和评论席之间,在大家不曾注意到的地方,一台打印机,一沓刚刚印好还有些烫手的成绩公报,一位志愿者用最短的时间,将手中的材料送到特定区域的记者手中。

他,就是正式比赛结果的最早发布者——北京大学志愿者魏然。

正在复印中心岗位上辛勤工作的魏然

平凡·工作中默默付出

“我们的业务口英文名叫runner。”背靠着依然在工作的打印机的魏然,认真地介绍着自己的工作。

“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竞赛部门传送过来的成绩等信息打印分发给各个区域的记者们。实际上,我们也因此成为了最早向世界上发布正式比赛结果的人。”颇有些自豪地,魏然笑了笑。

可能在很多人眼中,世锦赛的志愿者都是面带微笑,为观众引领座位,为运动员搬运器材。但实际上有更多的志愿者、更多的岗位并没有出现在电视镜头当中,媒体服务就是其中之一;这也正是魏然所在的岗位。

作为专门为来自全世界的记者服务的团队,从混合采访到新闻发布,从摄影位置到媒体看台,每个环节的背后都有志愿者的身影。成绩公报发送是其中负责信息中转与分发的重要一环。

有着九台打印机的复印中心是魏然的工作间。然而,工作间里的人总是不齐的:他们的身影出现在鸟巢的各个角落。当一份公报送到了终点,这终点又立刻成了下一份公报的起点——他们永远在路上。

逐梦·青春在鸟巢挥洒

8月22日,凌晨1点,鸟巢的灯光已全部关闭,只有几个工作间依旧灯火通明。媒体看台席上,魏然同几位志愿者一起,还在与外籍主管商量着成绩公报递送的细节。

把信息递到记者手里,看似很简单,实则大有学问。“成绩公报要从后排开始发,这样不会让前排还没发到的记者感到着急;而新闻发布会的通告板要从前排开始举,虽然这时后排记者还看不清,但不会对服务的及时性产生质疑。”几天的磨练,魏然已经琢磨出了一些经验。

8月27日下午,鸟巢举办了一场媒体竞赛——800米跑,魏然勇敢地报了名,和几十个国家的媒体记者同场竞技,最终在16组124名参赛选手中位列第96。面对这个成绩,魏然很知足。

“有生之年能在鸟巢参加一场还算正式的比赛,感受一次令人心颤的发令枪,体验一次在红色赛道上的奔跑,享受一次围观群众的呐喊和终点处密密麻麻的镜头,对我来说足够了。”

复印中心的隔壁有一面墙,安置了520个小格子,志愿者们形象地叫它“鸽子笼”。“笼子”里放着的,就是当天成绩公报团队发送的各类资料,上面的标签和内容都会实时更新,很多记者也会前来这里各取所需。

面对这么多“笼子”,魏然很淡定,因为“这还不算多的”。2008年5月,奥运测试赛,鸟巢,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岗位,那时的公报远比现在多,“有时跑得整个屋子都没人了” 。

新闻发布会,每15分钟一场,志愿者要将纸质公告举过头顶,依次通过每一排,让媒体看台上的每个人都看到。魏然每次都在最高最陡的二层看台爬上爬下,刚刚通知完一场,下一场的时间就又到了。

8月29日晚,中国队勇夺4*100米接力银牌,呐喊声响彻鸟巢。顾不上观看这一历史性的时刻,魏然如往常一样穿梭在复杂的走廊里,发送着成绩公报,只不过这一次,脚步有些蹒跚。

32级台阶,48步,平时的奔跑变成了快走,两级两级跨步的台阶变成了扶着扶手小跑而上。三个多小时的打印、发送,一个多小时的举公告,圆满完成任务之后,他终于瘫坐在了椅子上。

凌晨一时许,魏然回到住处,体温计的汞线停在了37.8摄氏度。“团队里的人都不知道的” 。魏然说,“他们知道的话就会让我回去休息,可明天是最后一天志愿服务,我不想错过” 。

缘起·故事从这里开始

2008年北京奥运会震惊世界,但魏然的奥运故事应该从2006年开始。

首批参与选拔的媒体运行专业志愿者,历时半年的培训和两轮面试,从北大700余人的报名队伍中幸运胜出,成为全国第一批媒体专业志愿者的四十二分之一。六项好运北京测试赛的洗礼,北京奥组委媒体运行部的历练,魏然,终于站在了奥运的志愿舞台上。

碧水蓝天的顺义奥林匹克水上公园是继鸟巢水立方之后的金牌第三大场馆。2007和2008年的夏天,前后两个月的时间,学校往返场馆的路程加起来逾6000公里。不分早晚班的媒体看台席志愿服务,承载了魏然太多的回忆。

媒体看台席是专供媒体记者观看比赛的区域。各个场馆里,媒体看台席都是最好的观赛位置。想在此就坐,必须是注册文字记者等。奥运会赛艇决赛日,甚至连想进入这一区域的保加利亚总统都被拦住而不得不前往其它视角略差的看台。

比赛期间,国际赛艇联合会的主席拿着秒表坐在看台上,检查从赛艇冲线,到成绩公报发送到最后一名记者手里的时间,没有一次超出标准。

为了面对可能需要服务的记者,魏然始终背对赛场。身后诞生了28枚金牌、创造了几百次的冲线,可他一次都没亲眼看到;而整个奥运会期间的电视直播,他也只看到过8分钟。

在岗位上,常常一站就是五个小时、八个小时,只要看台上还有记者,哪怕只有一个人,志愿者就不能坐下,要按照最严格的标准进行最完善的服务。

一次,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威胁着记者们的笔记本电脑,魏然和其他志愿者们拔起休息区一人多高的巨大阳伞扛上看台,守候在紧张撰稿的记者身边。手被伞柄划破流血,魏然也是后来才知道。

激流回旋项目的媒体看台设置在一个高高的铁架上,烈日下,为了避免被晒晕倒,他们不得不10分钟一次地换班。由于出汗太多,衣服上都是白色的盐迹;那段日子,每天晚上去买一袋榨菜干吃补充盐分,已成了必须的日程。

2008年8月魏然在顺义奥林匹克水上公园奥运会服务

延续·服务在志愿中传承

缘起奥运,魏然的志愿之旅就此开启,他的生活也被志愿服务日益改变着:

短道速滑世界杯赛,他参与救治伤员;

5·12地震一周年,他赴川探望灾区,先后在13个市县参与过支教,学生累计约5000人;

国庆,他在园博会的场馆间留下过足迹;

在全国台联举办的台胞夏令营中,他结下了海峡对岸的友谊;

2010年5月4日,他是时任总理温家宝进入北大后第一个握手的人,而当时,他正在校园里的五四路上宣传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永仁县永定镇麦拉村的饮水公益事业;

2009年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志愿服务,包括他在内的志愿者们与时任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的合影,被放在了《人民日报》的头版头条……

“超过90项志愿服务,累计3000多小时”,这两个数字是他用微笑创造的辉煌。

魏然的志愿服务不但做得多,还做得长,很多“唯一”镌刻着魏然对志愿活动的充沛热情与长期坚持。

他是唯一参加过三期北大平民学校的志愿者,燕南食堂的大师傅、西校门口的保安,都曾是他的学生;他是唯一同时服务北大、燕大、西南联大校庆的志愿者;他是唯一连续服务三届“模拟联合国”的志愿者;他是唯一服务过四届毕业典礼和四届开学典礼的志愿者……

在志愿服务的时间上,魏然也创过很多纪录。

他曾连续63个晚上参与手语教学活动;在北大迎新绿色通道服务站,连续服务超过18个小时;在奥运期间自愿放弃了全部轮休,不分早晚班连续上岗28天……

作为2009-2010年度唯一凭借杰出的志愿服务经历当选的北大“年度之星”,志愿者一度成了魏然的代名词。

难能可贵的是,魏然的志愿活动和学业并不相冲突。他身兼北京大学全部三种常规校级奖励:三好学生、社会工作奖和学习优秀奖,还将自己后两方面的经验相结合,主动为同学们提供“另类的志愿服务”。

在学期间他共计修读了创纪录的400余学分,遍布27个院系,他将其中56门通(公)选课和40门其它院系专业课的经验汇集起来,写就了近三万字的《通选课选课学概论》及其续篇,为同学们选课提供参考。

他撰写的几篇文章先后被人人网及未名BBS几十个版面转载,短期浏览量上万人次,在校园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通过在校的双学位和业余时间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魏然在主修的信息科学之外,已经或即将获得心理、经济、法律、中文等额外十个专业的学士学位,这也让他在志愿服务中具备雄厚的知识储备,半专业的问题也常常难不倒他。

在直接的志愿服务之外,魏然还秉持着志愿与奉献的信念,以多种形式发挥自己的热量。

在平常的志愿活动当中,他经常帮组织者出谋划策,解决一些疑难或突发的问题;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他,总是能很好地“镇住”局面。

他曾多次接受过包括CCTV在内的校内外媒体的访谈,借此平台,魏然对志愿者和志愿精神进行了朴素的阐释与有效的宣传。

他还充分发挥自己志愿服务经历丰富的优势,撰写了《志愿活动中的激励物资分析》等大量志愿服务理论类文章,希望将自己的志愿经验与信念传承下去。

轮回·从鸟巢再到鸟巢

对魏然来说,同鸟巢的结缘是在2008年5月的两个田径测试赛,担任的岗位同现在一样,也是成绩公报发送。那时的团队几乎全由女生组成,大家十个人排坐成长长一列,打印部门将写着份数和目的地的公报单递给还坐着的第一个人,那人便像听到发令枪一样迅速消失在鸟巢复杂的结构中。

因为组委会对成绩公报的发送要求很高,送达时间要按照赛场屏幕的欧米伽计时器记录,精确到半分钟,大家丝毫不敢怠慢,全力奔跑,生怕给整个公告发送链拖后腿,也累及了runner的名声。查证的志愿者后来已经认识了他们,远远看到飞快奔跑的人便迅速放行。

那时,《北京欢迎你》这首脍炙人口的歌刚刚横空出世,鸟巢里每天循环播放着,让人满怀心潮澎湃的憧憬;那时,刘翔也风华正茂,还飞奔在赛场;那时,采访他的是当年还名不见经传的冬日娜。

今年,2015北京田径世锦赛,魏然依旧坚守在自己的志愿服务岗位上。他拿着一沓成绩公报,站在媒体看台席二层210入口向下望去。

七年前的五月,同样是在这个位置,同样是拿着一沓成绩公报,他曾见证了刘翔的冲线。而今,刘翔已经坐在了他上方的评论员席,冲线的人变成了苏炳添,而他,胸前的证卡也从奥运换成了世锦赛。

对于他而言,所有的东西都那么熟悉,所有的味道都那么亲切,连在0层迷路的感觉也来得不那么偶然。

世锦赛北大志愿者团队的领队李诗瑶同学,她给魏然发的第一条微信让魏然完全摸不着头脑:“师兄,我们在四号线见过!”

李诗瑶在大一国庆节回家的路上曾和魏然在地铁上偶遇,魏然介绍了自己刚刚从事过的志愿服务,“这些你也可以试着做做” 。李诗瑶始终记得这句话。而恰恰是在当时那番短暂谈话的驱使下,她走上了志愿服务的道路。

“我真的不记得有这么件事了。”魏然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也许被他影响过的人有很多,其中一些慢慢走上了志愿服务的道路,尽管他自己并不知道。

从被称呼为鸟巢一代,到被称呼为新鸟巢一代,魏然在不知不觉之间经历了祖国的风云变幻,也在志愿服务中度过了自己最美好的华年,90多项志愿服务的经历铭刻了他的青春。

再过七年,中国将举办冬奥会,那时,新新鸟巢一代也必将走上历史舞台,完成属于他们的志愿成人礼。那时的鸟巢,可能不会有魏然,但魏然相信,那时的鸟巢和志愿者们会同样美好。(文/新闻与传播学院 魏明)

编辑:安宁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