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艺术史的多样性”分论坛综述之一:艺术的传播与接受
日期: 2015-11-11  信息来源: 新闻网记者 胡晓妍 于子悦

11月6日下午2点,2015年北京论坛“艺术史的多样性”分论坛第一场在钓鱼台国宾馆俱乐部多功能厅举行,东西方艺术大师汇聚一堂,对不同文化背景下艺术的多样性进行了交流,并探讨了艺术史研究现存的问题和未来的发展道路。北京大学艺术史研究室主任朱青生教授和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彭锋教授共同主持了本次论坛。

首先,国际美术史学会副会长,来自日本东北大学的田中英道教授以“不同的艺术,共同的世界”为题进行了演讲。田中教授指出,东方文明的影响力在不断扩大,将是未来艺术发展的重要依托。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发展,欧洲中心主义正受到来自其他文化的艺术史叙事的挑战,艺术史研究形成了多元文化对话的新局面。如今,越来越多的学者将研究目光投向了东方,但是对日本艺术史的研究仍然有限。谈及现当代艺术发展所面临的问题时,他引用德国哲学家阿多诺的名言,“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提出“杜尚之后,现代艺术又当如何创作”的疑问,表达了对没有标准的当代艺术将走向何方的担忧。对此他认为,东方的文化将创造新的艺术流。最后,他强调“虽然在互联网时代,国家的边界逐渐消失,但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文化和历史基础,东方艺术的角色比以前更为重要,有更多探索的空间,我们不应该完全投向西方发明的各种理论。虽然目前西方的理论是主导者,但是未来的艺术市场将更加全球化、国家化,我们应该寻找新的方法,在杜尚和奥斯维辛之后重新复活我们的艺术。”

悉尼大学的John Clark教授随后发表了主题为“古拉姆•默罕穆德•谢赫与多元文化”的报告,展示了他对印度画家、诗人兼艺术批评家古拉姆•谢赫的研究。他以谢赫的经历及其作品作为展现艺术多元化的入点,呈现了一种东方传统文化与西方现代艺术结合的可能性。谢赫出生于印度,求学于伦敦的多样化经历,作品形式多样,风格多变。Clark教授形容他作为一个先锋派画家,始终不停地突破自我,每隔十年就会转换风格,与时俱进。这在他的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他将传统的印度文化和西方的思想观念融为一体,用西方的艺术形式来展现印度的神话传说,这对当代艺术的发展也具有开拓性。

美国密歇根大学教授Martin Powers的报告主题是“全球化与现代艺术视野的跨文化的根源”。他十分推崇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认为中国人的宇宙观对于西方艺术有很重要的借鉴价值,引入中国的一元论宇宙观是后模拟时期西方艺术家寻求突破的一个很好的选择。不同于西方的二元论宇宙观,中国人普遍奉行一元论的宇宙观。西方画家重视对现实的模拟和对细节的还原,而东方画家则强调画面的留白和想象空间的展现。无论是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还是庄子的“万物万形,其归一也。何由致一?由于无也”,都强调看待世界不必拘泥于事物的外形。Martin教授在报告中也多次引用老子和庄子的名言来阐述中国人的世界观。回顾历史,中国的儒家文化曾给予启蒙思想家们许多启示,这在当代艺术领域也同样适用。最后教授提到,在模仿主义后期我们能理解到,艺术的语言是很传统的,有些保守派并不能接受一元论的看法,这是对历史认识的局限。在中国很多时期的思想都是超自然的,我们可以看到的是,用跨国的视角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现代性艺术。

Ingo Herklotz在题为“德国犹太会堂研究中的同化理论与犹太特质”的报告中讲到,19世纪的德国有很多与犹太人相关出版物和神学院,当时正统的犹太人会欢迎来自东欧的犹太人,但已经被同化的犹太人则对东欧犹太移民持排斥态度。1927年Richard Krautheimer写了The Choice of Medieval Synagogues 这本书,他从罗马帝国开始,以历史遗址为主要依据,结合自己的分析探究,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犹太会堂具有神圣与世俗的二元性,神圣性即宗教用途,世俗性即教育和法庭功能,并且世俗性要高于神圣性。此外,这本书通过分析多个犹太会堂以及与基督教堂的对比最终得出了犹太人的建筑是不存在的、是由基督教建筑改造而来的结论,我们称之为“同化理论”。尽管这种理论受到了犹太学者——主要是拉比——的强烈反对,但是这种改造的理论并不是作者一人的新观点,前人早就提出过相似观点。因为犹太建筑的模仿与改造不仅包括建筑外部的特征,同时还有内部的装饰。比如,犹太人的部分会堂中讲台的位置是贴着东墙的,这一点与现在的基督教教堂是非常相像的。很多犹太人认为犹太教堂需要有自己的一个风格,要反映犹太教的风格和对上帝的尊敬。在20世纪初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有清真寺风格的犹太建筑,但是这种风格不了了之。1888年之后,新罗马式建筑风靡一时,犹太建筑也不例外。在这段时间哥特式与新哥特式建筑风格是有相似之处的,形式上都是直通天空,体现了某种向上的精神风格。高高的穹顶和明丽的内部色彩足以让今天的人惊叹。这也是把它后罗马式的风格结合起来,不光是同化,也有借鉴其他地方犹太教的一些特点。这代表了犹太教的解放,这意味着放弃了犹太教的单一的风格。

Parul Dave-Mukherji讲述了“多样性”与“区域性”全球政治在当代艺术中的体现。当代艺术的时代划分是1989年,其划分根据是苏联政治变动引起的全球形势变化,着眼于全球形势,因此这种划分方式存在争议。另外,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人们越来越重视本地化,整体上呈现出一种全球没落本地新关系形成的趋势。这又与多元化产生了矛盾。我们都知道多元性与区域化是全球化的两种体现。而文化差异与文化多样性展现出了某些联系,但是两者又有很大的差别。文化多样性提倡的是多元文化主义与多元政策,而文化差异是不同文化之间的碰撞、再定义与再生产。与当代艺术划分有关的还有世界艺术史与全球艺术。当代艺术史是一种不平等的概念,因为他的判断基准是西方艺术史,而全球艺术指的是西方艺术家与非西方艺术家的同样的话语权与平等地位。当前国家的南北对立基本上就是西方审美与非西方审美的对立。但是由于亚洲经济的快速发展,非西方已经渐渐摆脱了“原材料的输出地”的印象。她指出现在全球化任务主要是针对经济快速发展的亚洲区域,要有一个自己的文化市场与输出地。要有更多的产出。目前随着全球化的发展,非西方的艺术家可以直接接触西方艺术评论家与西方策展人。但是出现的一种新常态是,非西方艺术家学习西方,从西方传统中衍生出自己的作品,但是在他们的艺术作品中,西方往往被讽刺,而讽刺恰恰植根于西方艺术。在当前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区域化”也不容忽视。“区域”这个词比较有争议,含有抗衡国家和全球的意味,对“区域”的重视意味着人们开始尝试瓦解国家现代化的霸权。最后,她总结说全球时代为我们提供了对话空间,但是沟通渠道越来越小,因为沟通对象都是西方策展人。他们到东方寻找不同的艺术史,又出于某些原因,非西方国家的艺术史被忽略。尽管双年展为诸如中国印度巴西等国家的艺术提供了发展机会,但是双年展不应该区分南方和北方,因为我们要做的是为当代的艺术提供当代的艺术空间,不应有地域以及文化种类之分。

Timothy Murray从天安门上的毛泽东的肖像谈起,指出历史上的英雄人物总是有固定的人物风格与叙事方法,随着现代主义的发展,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受到很多推崇,他是最早的一种对于命运错误的代表,他提出了一些永恒的问题,引导人们进行思考。这段历史时期的肖像大都代表了权力、殖民等概念。诸如路易十四肖像的展出便是主权和绝对权力的展出。肖像是对历史的记录,代表了一个时代。哈姆雷特所反映的恰恰是一种英雄主义的缺失,叙述方式由英雄式的叙事变成了一种新的叙事方式。在宏大的叙事结构中,英雄越强大越会受到观众的喜爱,这种喜爱又会推动社会结构的某些变化。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中,推出了五个展区让人们去感受神话中的英雄人物创造的过程。最后,Timothy介绍说现在有很多艺术家在进行行为艺术的时候,将自己的身体与网络数据(或互联网)连接在一起,以此使观众能够更直接的感受到人体数据的变化,更有甚者甚至可以利用互联网控制人体运动。这些实验使人们对于人体是否真正能够运动以及人体是否能够与技术融合产生了新的质疑。

编辑:拉丁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