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缔造和平之路的历史责任与多元记忆”分论坛综述之一
日期: 2015-11-13  信息来源: 新闻中心

2015年11月6日下午,“缔造和平之路的历史责任与多元记忆”分论坛的全体会议在钓鱼台国宾馆五号楼百人厅举行,来自中、美、日、韩等四国的著名学者共聚一堂,围绕着“缔造和平之路的历史责任与多元记忆”总主题,进行了热烈精彩的学术分享与讨论。

会议伊始,北京大学牛大勇教授与来自剑桥大学方德万教授分别致欢迎辞,方德万教授指出,世界文明是在多种矛盾的冲突与调适、多元文化的交织与融汇、多方力量的竞争与凝聚、多条道路的开辟与选择之中曲折发展、走向繁荣的。在这一过程中会出现文明之间的冲突,我们目前需要做的是对冲突进行反思与研究。

美国学者顾若鹏(Barak Daniel Kushner)作了题为“中国的战犯审判与日本:简要评估”的报告。顾若鹏说,战后的对日战犯评估对中美日三国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由于中国落后的法律制度以及国共征战的时代背景,中国在审判方面的作用较小,美国则主导了战后的对日审判;而且国民党和共产党对日本战犯的审判也有着差异,共产党在1956年的审判中坚持了公正的原则,这对战后中日关系的改善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对日本战后的审判深刻反映出当时实力集团之间的关系,值得深入研究。

东京大学的教授加藤阳子对二战后日本顺利完成武装解除和复员的原因进行了探讨。 她认为,日本民众对于天皇有着强烈的感情,为了避免对日本社会的过分刺激,美国在宣传中将日本军部与天皇相分隔,加之日本国内势力的呼应,“军部逐渐变为脱离国民脱离天皇的存在体”。 在日本战败时,日本军队对军用物资进行了侵吞和倒卖,使军队和国民间产生了决定性的背离。种种原因表明,日本军部已经成为了实际上的孤家寡人,日本的武装解除和复员也得以顺利完成。

台湾“中央研究院”的黄自进教授则从中日战争历史遗产的省思角度进行了分析。他认为当前中国大陆、台湾以及日本对中日战争都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分析,但均有意见相左的地方。黄自进主张在现有的分析角度上开拓新的视野,并提出三个层面的研究方向:从“不对称的诸多面向”如国家对国家、国家对人民、人民对人民等角度探讨战争,以便重新追究战争责任;探讨战争对中国国内外局势的冲击和影响;重新探讨满洲在东亚历史上的地位等。黄自进希望日本能重视中国的民族情感,让中日双方走向和解共同发展。

在下半场的讨论中,韩国学者宋在伦、东京大学教授岡村宏章、日本中央大学教授深町英夫等人作了精彩的学术分享。

宋在伦报告主题为“历史记忆与忠诚冲突:近代东亚的三个口述历史故事”。宋在伦认为文献和历史有区别,文献只能记录一部分历史10%,而90%的历史存在于个人的记忆和叙述中,人类的历史也是个人的历史,个人的历史也能改变人类历史进程。宋在论讲述了三个普通人物关于日韩战争、朝鲜战争以及东亚发展的记忆故事,以此号召人文主义的学者多研究个人史实与资料,倾听并还原真实的历史。

之后,岡村宏章教授用流利的汉语分享了自己的学术观点。他从日本文化的起源对中日关系的影响方面进行了阐述。他指出,出云地区是日本古代文化的发祥地,早期的日本文化主要经由朝鲜半岛从中国传入,受到中国文化的深刻影响。日本早期神话中的神的形象多以中国神的形象为原型,从宗教到文字、医术,日本文化深深刻有中国文化的烙印。他指出,在历史上,中日有过良好的关系,日本是中国搬不走的邻居,对于中日而言,和平共处是唯一的选择。

深町保夫教授认为讨论军事是件痛苦的事,但这些讨论有利于我们更清楚和深入地把握历史的真相。他研究了抗战时期美国飞虎队在中国的日常生活,从住宿到食物再到娱乐设施,这些美国援华飞行员享受了极高的待遇,尽管这些待遇比不上美国,但也让中国政府承受了巨大的负担。深町保夫谈到了对士兵的保障也彰显了中美两国的价值观,相比于美国的个人主义,中国更提倡集体主义和牺牲精神。

学者的发言结束后,与会人员进行了深入精彩的讨论。

方德万在会前致辞中还介绍说,今后两天的分论坛将分为三个组,分别围绕三个主题进行深入讨论,即“从战乱走向和平的近代东亚道路”“丝绸之路西端各方在冷战与当代的角色”“融合与扩散——区域与都市历史地理变迁的不同路径”。(文/新闻网记者 魏晗博)

编辑:白杨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