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通识教育】朱青生:教育的理想
日期: 2015-11-16  信息来源: 教务部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艺术史研究室主任朱青生教授开设的“艺术史”是北大的热门通选课。2014年暂别一年后,从2015年秋季学期开始,朱青生将连续讲授十个专题,包括“爱欲”“生死”“区别”“秩序”等,对世界艺术进行一次全面的梳理和呈现,揭示不同时代和不同文化中的艺术和艺术史的差异。

把人性作为整体讲授艺术史

在朱青生看来,艺术史是一个奇异的学问,是不构成完全科学的一门学科。艺术史的研究对象——艺术,是一个具有创造和自我否定性、没有确定性的活动。艺术史是一门对艺术进行不断观察和研究的学问。因研究对象不具备确定性,艺术史也就没有了建立所谓“学科”的确切基础。此外,艺术被看作是人类精神的一种活动,艺术史记录和解释艺术同人类的其它活动一起构成的配置关系,而在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历史阶段,这样的配置有所不同。因此,世界不只有一种艺术史,而是有多种艺术史。

在艺术史的通识课程教育中,朱青生有其自成一派的教学方法。“我所采取的办法便于大家沿着一种方式进行理解,并且质疑、批判从而越过这种方式以获得自己的理解。”朱青生认为,如果在大家的共同讨论中,各人能获得自己的理解,这恰巧是艺术史这“不构成完全科学的一门学科”来开拓人的创造性和建造一种新的人性的目标之所归。因此,艺术史课程并不是要教授给大家理解艺术的方法,而是要通过对艺术的讲解,使得大家建立对艺术的自我理解,这便是朱青生构建他这一套方法的初衷。

对朱青生自己来说,艺术史是一条通道,而不是对于艺术本身的历史陈述。艺术史通向了比陈述艺术历史本身更宽阔的方面,透过艺术这一人性中的一种不可或缺的配置,能够洞察世界的本质和人的本性。

然而,世界的本质和人的本性其实找不到根本,也不可能完全地被研究。对于人类来说,本性处于无尽的黑暗和永恒的沉寂之中,但会在不同的事物中间表现出来,呈现为形态,尤其是再度被人为地形式化而成其为艺术。任何事物皆通达本性和本质,在艺术中表现出来的形式因其如此的灿烂、光辉而富有魅惑,使人关注此事。经由对艺术的讨论,作为艺术史学科来对世界的本质和人的本性进行触及和揭示,无疑是很有意义的通道。因此,朱青生说:“讲授艺术史还是要把人性作为一个整体来做规划,这样才能够在解释局部问题时便于联系全体陈述,否则就无从说起,挂漏太多。”

把课程本身变成一部作品

朱青生是北京大学最早的通识教育设计者与践行者之一。1986年,北京大学准备开始进行通识教育的实践,首先从艺术学科入手;1987年,朱青生从中央美术学院调到北京大学,当时他的工作任务之一是教普及性的艺术课程,实际上就是通识教育。

作为北京大学“元培计划”(现已更名为“元培学院”)原负责人之一,朱青生曾于2002年写过一系列关于通识教育的文章。朱青生表示,元培计划的最初目的是素质教育而非知识教育,这就是它区别于文科和理科实验班的地方。通识教育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一些课程,实际上里面包含着教育的理想。正如他所说,通选课不仅是一些课程,而更应是一个观念:“一个人首先是一个有独立思想和精神自由的人,然后才是一个职业的从业者”。

朱青生开设的艺术史通识课程已经讲授了逾700个不同的专题。在北大开设通识课程,朱青生希望能够将其推进到一个新的境界。对此,他对过去关于通识教育的想法展开了反思:“最好的通识课应该是一门艺术的课程,课程本身变成一次艺术的展演,它恰是一次歌唱、一次展览,它让人在精神的享受中使内在的问题得到直接感受。”朱青生把这种理念运用在本次开展的艺术史通识课程中,不在课堂上强调知识和思想,而是把课程本身变成一部作品。“我的课程比较注重趣味,讲凡尔赛宫里的一个神龛,神龛里以绿大理石衬托女性雕像,红大理石衬托男性雕像,大家都觉得这是设计,调查后才知道,因为法国当时财政发生问题,购置不起一样的大理石,所以它就用不同的设计来掩盖特殊历史背景下的隐患。去研究,才会知道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但只有去看,才会在故事之外得到时代的趣味和气息。”

通识课程面对的是非专业的学生,对于通识课程教学的挑战,朱青生认为不同的学科面对的挑战不同,其中的典型代表则是他所教授的艺术史和数学学科之间的差别。“讲授艺术史,可以给学生讲很深的东西,他也能听得懂。所以艺术史这门学科可以用专业知识来进行通识教育,并激发出学生学习的兴趣和热情。但是数学就很难通过日常语言到达学生的通识教育系统中。因此,数学等自然学科开设的通识教育往往会变成科普课。”朱青生并不否认科普课普及基础知识对于通识教育的作用,但科普课也并没有达到朱青生对通识教育的最初设计——通识课是达到本学科前沿的专业课。

那么,如何开设一门通识课?朱青生表示,通识课程授课教师既要让学生具备常识,也要让学生略窥这个学科的基本方法,并能够举一反三用到自己的专业中去。然而,对于怎样在大学推进通识教育的问题,是始终没有办法得出一个概括性结论的,只有不停去实验与实践。

摄影:通识教育

编辑:安宁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