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共同走过的青春——记38楼635室
日期: 2016-01-19  信息来源: 公寓服务中心

最好的安排

许多年以后,当我们回望青春,或许会有一些遗憾、许多不舍,但一想起来就会微笑的,一定是我们四人的相遇、相识、相交。

天南海北的四个人,在同一时间来到了同一座城市,走进同一所学校的同一间寝室——这平凡的一瞬间,决定了我们四年的相处,一生的缘分。

有时回头想一想,当时走进这间寝室的完全有可能是不同的人。在那样的假设中,我们或许只有点头之交,或许根本不会出现在彼此的世界里。

然而,我们四人,就这样相遇了。我们将之称为——最好的安排。

哲学是一种生活方式

同在哲学系的四人,有幸在修学途中,一同窥探哲学门内的光景。无论未来走得有多远,我们共同在哲学的门前发出的惊叹,已成为永久的烙印。

李培炜,山西人。哲学系团委副书记,儒行社骨干成员。秉承儒家进德修业的观念,为学勤勉,为人忠厚。画得一手好画,写得一手好板书,活跃的艺术细胞反映在学业上,体现为PPT之高手。他每年寒假都去山区支教,教孩子们认识儒家经典,在深山之中接续一条文脉。有一年支教,山区天寒地冻,他备课每至深夜,终因寒冷疲劳发起连日高烧。然而,发烧状态下仍然坚持上课,直至支教完成。回家之日已是年关,由于发烧未能及时休息治疗,状况加重而住进医院,按医嘱应住院调养半年以上。开学之初,我们正在筹划周末去山西探望,李培炜却出现在学校。问他怎么从医院溜出来了,他说:“我来上课呀”。下一个寒假,他又去山区支教了。

金文旺,江西人。学生服务总队秘书长。激情四射的实践者。早上6点的闹钟是《义勇军进行曲》,晚上12点的闹钟是上床睡觉。组织能力极强,总能在千头万绪的事务中找到行之有效的方法。尤其乐于助人,富有社会责任感。带领组织了一系列的公益活动,如“首届北京大学高校学生国际公益论坛”、“新生技能培训”、“敬老爱老活动”、“抵制小广告宣传活动”等。我们对他的一个认识是:“你在任何时候见到金文旺,都会感到精力充沛。”作为一名学生,他有自强不息的精神,并以此感染他人。

李想,一号床,舍长大人,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人。哲学系团委副书记,坚定的共产党员。在高中已是党员,为人正派阳光,干净清爽,一笑俩酒窝。他让我们认识到,温润如玉谦谦公子,并不只是在江南才有。爱好摄影旅行,看美剧也看新闻联播,待人和善,人缘极佳。与哲学系大多数学生不同,李想在高中学的是理科。理科生的理性不仅反映在他的学业上,更反映在他的生活中。都说学哲学的人好酒,似乎酒承载着哲学思辨之外的感性宣泄,但李想却不好酒。他只有在宿舍四人相聚举杯之时,才会满上酒杯,一饮而尽。其他时候,他会默默地点上一杯白水。“谦谦公子不好酒”,好像和书里不一样啊。

李喆,湖北人。国家围棋队队员,职业棋手。与多数学生不同,他在入学之前已是围棋职业选手,有国际健将证书,因此常年往返于围棋的训练比赛和学校的上课考试之间。他8岁开始学围棋,2000年11岁入段。2007年升六段,并在同年取得围甲主将七连胜。第11届“理光杯亚军,首届世界智力运动会男子个人铜牌。2009年(所在武汉队)围棋甲级联赛的最佳主将。2010年(所在贵州队)围棋甲级联赛的最有价值棋手(MVP),最佳主将胜率第一。他的棋风奔放飘逸,有“天才型”少年的美称。最新公布的中国围棋棋手等级分排名第3。而在最近的“LG杯”世界棋王赛当中又成功的晋级四强。他喜欢思考,出于对哲学的兴趣来到了哲学系。在宿舍里年龄最长,被称为“大哥”。但事实上毫无“大哥”的领袖气质,反倒因为修炼棋艺的原因,有一点超然物外的意思。比赛常常出差,要兼顾两边,总是很忙。爱好文学、电影,好酒但酒量极差。经过大学生活,思想倾向正从道家转向儒家。每逢重大比赛,我们都会给他加油,在网上关注新闻消息。胜利归来,举杯相贺。

“四人行,互为人师也”

我们四个人,有不同的个性、不同的成长环境。但在大学生活中,四个人形成了良好的氛围,互相学习,互相帮助,这些相互间的助益已潜移默化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入学之初,四个人就关于苏格拉底的一些哲学问题展开讨论,这一次讨论让我们认识到,他人的思维可以对自己思想的拓展有巨大的助力。这一认识,让我们遇到问题时常常会互相讨论,得以集众人之力。

在很长的时刻段里,四个人都是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回寝室,直到……有人恋爱了。我们相信,以后的宿舍聚会可能是八个人、十二个人……到那一天,我们仍然会一同讨论问题,迸发思想火花;仍然会互相学习,共同分享真实的人生感悟。

我们的一个共同点是:井然有序。这一点体现在我们的寝室状态上。书架上的书都按门类摆放地十分整齐,地面常年保持干净清爽。总的来说,这是一个非典型的男生宿舍,因为他太干净整洁了。这样的干净整洁,当然与我们对寝室的维护有关。我们觉得,寝室是我们共同的家,日常的清理也是一种责任感的体现。

我们感谢635把我们联接到一起,这样的缘分是我们一生的宝藏。

点点滴滴意难忘

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是我们的故事。

还记得初入燕园第一天的班会上,以宿舍为单位的自我介绍,我们积极地抢在了六个男生宿舍的最前面发言,那是咱635的第一次亮相展示,“三山五岳,唯我西龙(培炜来自山西,旺儿来自江西,想儿来自黑龙江)”的口号还时时回响在耳畔。

然后我们就开始了平凡的集体生活。一起出门,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自习、一起听讲座、一起出去腐败、一起回宿舍、一起卧聊……虽然有的时候相互的时间安排会有一些冲突,但大家总是会争取更多的时间在一起。印象中我们的卧聊很有意思,人生理想、价值观、妹子、八卦、生活烦恼我们无所不谈。比如有一次谈到择偶标准,培炜、想儿、旺儿居然都说到想找的类型就是自己妈妈那样的,当时大家都笑得不行了。

不知道啥时候开始,我们都有了自己在宿舍专用的外号。先是叫旺儿“山炮”;旺儿说他是山炮的话,第一个把培炜轰成“炮灰”;后来考虑到“想”和“响”谐音,干脆也给想儿一门炮,想儿就成了“响炮”;至于大哥为啥变了“炮弹”完全是为了宿舍和谐——“把炮弹装在山炮里打一个响炮成了炮灰”。

后来大哥因为忙于队里和国内国际的各种比赛,很少回学校回宿舍了。以致每次回来他都会把我们拉出去“喝酒吃肉”,我们腐败的足迹遍布小西门外三公里的超长战线。现在大哥回来的机会更少了,想起那段时光,真的很怀念。

下了专业课回到宿舍,我们也经常会有激烈的集体讨论,关于各种玄妙精微的哲学概念和理论。为了哲导宗导的论文,为了紧张的期末考试,我们也没少在寒风嗖嗖的夜里一起奔赴金和茶连夜奋战,这些每每想起都让我备觉温暖。

课业压力稍缓的时候,我们还会去美嘉看看夜场电影。激动处往往争论地面红耳赤,久久不能平复。比如《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当时讨论得出的结论,至今还深刻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和情感思索。

也难忘一起去未名湖冰场溜冰,欢声笑语镌刻在有关未名博雅的记忆里;难忘放假回家的集体送别和开学回来集体相迎;难忘培炜和旺儿经常出去杯酒解千愁,真实诠释典型的北大男屌丝形象;难忘大哥在宿舍手把手教我们下围棋……

当然,很多东西依然在继续。比如培炜精彩纷呈波澜壮阔的脱光史;比如书记的人民日报、新闻联播和求是杂志;比如旺儿的经典名言“其实你不懂我的心,其实我永不在乎掩藏真心”、“扯吧,那是你!”、“哎呀,你快点了!”……

我们心中早有默契,日后的日子,还会更加用心去呵护635。呵护她的舒适整洁,她的团结和谐和她的务实上进。我们在路上。

 

编辑:舍予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
北京大学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技术支持:方正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