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记者观察】一笑七十年:武侠影后郑佩佩的精彩人生
日期: 2016-04-14  信息来源: 新闻网学生记者 邵明宇 范传钰

2016年4月5日晚,香港演员郑佩佩做客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向北大师生们分享了自己传奇的人生经历。

一本新书《回首一笑七十年》、一部话剧《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不仅是她带给北大师生的见面礼,也是送给自己70岁生日的特殊礼物。

从影视作品中经典的“侠女”形象,到如今话剧舞台上的新面孔,回首70年人生路,郑佩佩平静而从容。当她谈论起不同时期的人生经历时,微笑清浅,言语平和,就像一个旁观者在讲述另一个人的故事。

“很幸运每个阶段都有一部电影为大家所记住”

“我比别人幸运的是,每一个阶段都有一部让人记住的戏,不论是年轻时《大醉侠》中的金燕子,还是后来《唐伯虎点秋香》里面的华夫人、《卧虎藏龙》里面的碧眼狐狸,都是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郑佩佩说。

从一开始接拍的现代武侠片开山鼻祖《大醉侠》、反串王彦昌一角的《宝莲灯》,到90年代初期和周星驰合作的点睛之笔《唐伯虎点秋香》,再到郑佩佩带来金像奖最佳女配角荣誉的《卧虎藏龙》,全部都是香港电影,乃至华语电影转折期的巅峰之作。

谈到曾经的辉煌,郑佩佩不无怀念地表示,自己在正确的时间演绎了正确的角色是保持人气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这些宣扬侠义的电影里,郑佩佩与“侠女”的角色结下了不解之缘。那时香港武侠电影开山起步,邵氏公司要求每一位演员都要学习武打功夫,真刀真枪地“演”,不像现在有高科技加持和替身替演。《大醉侠》中的金燕子一角使她成为邵氏电影公司的“第一打女”。《大醉侠》过后20年,演艺圈风云骤变,此时郑佩佩参演了《唐伯虎点秋香》,再一次俘获了观众的心。

当年的《唐伯虎点秋香》并不太符合郑佩佩的一贯风格。“这是我第一次走谐星的风格,还一直怕自己做不来呢!”郑佩佩笑道,“当时巩俐并不想有太多‘无厘头’戏份,可我不介意。”

遥想当年,郑佩佩大有机会在一些电影中担纲主角,可她却选择了《唐伯虎点秋香》里武功高超、却又不乏幽默细胞的华夫人一角。接下这部戏后,她看了大量周星驰演出的电影,来了解‘无厘头’的表演风格。戏中‘一日丧命散’对‘含笑半步癫’那一幕,在一代人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唐伯虎点秋香》算是一个转折点。”郑佩佩感慨道。20年后重归影坛,郑佩佩不仅成功地做到了戏路上的转型,更在生活中受到了佛学的启发。

“从信佛到学佛,生活中点点滴滴都是禅意”

1992年郑佩佩与星云大师相遇,受大师感召,因缘具足下,在佛光山美国西来寺皈依三宝,蒙赐法名“普方”,为“普渡四方”之意。

关于学佛的因缘,郑佩佩说,她的外祖母信佛,一直吃长素,她小时候经常被外祖母带着去寺庙里烧香拜佛。那时候她觉得佛教很神秘,因为外婆常常不许她问问题,只说“不可言”。

在学佛之后,郑佩佩觉得佛教其实并不神秘,生活中点点滴滴都是禅意。郑佩佩认为自己信奉的佛教主旨就是好好地活着,“最终的目的都是要好好地过完这一生”。

在谈到关于美的理解时,她说,美就是不刻意。郑佩佩笑道:“很多人来跟我说,你年轻的时候好美,当我看我那时的照片,才知道原来我也曾这么美。所以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美的。到了现在,我觉得美就是不刻意。”

郑佩佩告诉现场的女同学:“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美,只要你不太在意,你不太在意就是不故意去打扮,有时候故意去打扮反而会把与生俱来的年轻时候的美遮住。美最要紧的还是内在,内在美其实就像我师父常讲的,要做好事,说好话,给人信心和希望,给人方便和欢喜。如果你让周围的人感到幸福,他们也会认为你是最美的。”

郑佩佩与佛结缘,她迄今出版的三本书都是在星云大师的启发下写成。《擦亮心灯》写了自己为何学佛并交由佛光出版社出版;《戏非戏》是郑佩佩以合作过的人为题材,写的是以“戏”为中心遇到的人;作为自己70岁生日礼物的《回首一笑七十年》是郑佩佩在拍卧虎藏龙时就开始写的,这一次藉由繁体改版为简体的机会,将其增补为一本回忆录,书名“一笑七十年”也正是郑佩佩禅意人生的最好说明。

《回首一笑七十年》是郑佩佩70年人生经历的缩影,书中内容十分精彩,一如她“精彩的人生”。就像她提到生孩子的例子一样,郑佩佩当年顺利生下来的4个宝贝中,有剖腹生产的、有倒生的、有拿不出来的、还有脐带绕颈的。郑佩佩禅意地说:“我想如果一个人的生命有量,我生孩子这个量是完成的,已经满了。” 郑佩佩十分感激这一次“痛苦的”写作历程,就像佛教宣扬的涅槃重生。“能够有机会再看一次、再读一次自己的人生,我才能笑出来,原来我的人生是那么满,这70年是没有白过。”

“在话剧的舞台上,我还是小学生”

4月8日、9日,郑佩佩主演的话剧《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在北京的保利剧院开演,话剧导演是台湾著名电影人赖声川。

出演这部话剧的缘由还要追溯到十几年前郑佩佩与赖声川同乘一架飞机时的谈话。那时郑佩佩告诉赖声川她有一个梦想,就是把《大醉侠》这部电影改编成音乐剧,由自己的女儿来出演金燕子这个角色。没想到十几年后,赖声川却反过来想要郑佩佩来帮助他完成一个梦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剧场,有一群演员来演自己的话剧。

在接到赖导邀请后,郑佩佩去了台湾,见到了赖导的妻子,同时也了解了这场话剧背后的故事。《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主人公的原型是台湾一个非常有名的主持人张小燕,她的丈夫去世了,赖声川写了这样一部戏想告诉她,你不要伤心,你丈夫只是去到另外一个星球上去,所以最初是张小燕来演剧中的主人公叶樱。

郑佩佩坦言自己与张小燕还是有很大不同,“如果我丈夫死了,我绝对不会认为他去了另一个星球”。为了帮助郑佩佩了解角色,赖导让她“看星星”。

她说:“在城市里已经看不到星星,不能想象看不到星星的人,怎么了解天文地理。但是赖导一直帮助我了解这个角色,到最后的时候我真的相信,叶樱的丈夫是到外星去了,我这个‘叶樱’也会相信丈夫会回来的。”

这部话剧曾于2003年在台北首演,当时正值SARS肆虐,但还是有许多人来到了剧场观看演出,这部剧在心灵上帮助治疗了那场疾病和恐慌。在谈到这部戏的疗伤作用时,郑佩佩说:“我不知道这部戏能不能够疗伤,但我的一个朋友她的丈夫也去世了,她看到这个戏之后,觉得好多了。舒服多了。这部剧确实会给人希望。”

然而,与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电影不同,话剧对郑佩佩来说完全是一门新的功课。“在话剧的舞台上,我还是小学生,我不能想象1400个位子的保利剧院会是怎样。”郑佩佩说。

在上海的一次话剧演出时,舞台上的郑佩佩不慎摔跤导致脸部受伤,但她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考虑还能不能记住台词、能不能照常下场。最后,她用头发遮住肿了的半边脸坚持到演出结束。

“我给自己的功课是希望每一个人,不管是第一排,还是最后一排,都能听到、看到我把《遥远的星球,一粒沙》的全部展示给大家。”

编辑:白杨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