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聚焦两会】赵耀辉:养老金全国统筹势在必行
日期: 2017-03-14  信息来源: 海外网

2017年1月,中国养老“双轨制”正式终结,近四千万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将告别“免缴费”时代,开始按个人缴费工资的8%缴纳养老保险。虽然国家层面的改革方案已经尘埃落定,但是,舆论围绕此项改革的讨论却没有降温。

此外,研究认为,目前全国养老保险基金是收支平衡略有结余。但是,存在两个突出的结构性矛盾:一是横向上,养老基金的地区分布不平衡,有的地方出现了当期支付的缺口。二是纵向上老龄化加剧,未来养老基金支付的压力可能会越来越大。这两个挑战都是严峻的。

因养老而产生的疑问与争议,也成为今年全国两会的热点话题。养老金面临的支付压力如何解决?中国人口老龄化面临的养老问题怎么办?养老产业是否迎来发展的风口?海外网财经对话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赵耀辉教授,探讨中国养老问题将何去何从。

老龄化加速 养老金面临支付压力

海外网:除了养老保险制度面临的挑战,目前在全国65岁以上人口已经超过了1.5亿并且继续快速增长,而经济发展又进入了相对降速的区间,这样一个背景下,养老金面临的支付压力越来越重,您认为解决措施有哪些?

赵耀辉:支付压力肯定是越来越严重,现在出现支付压力省份还不太多。之前有很多只缴费而还没到领取养老金年龄的人,比如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年轻人会变老,等这个群体开始领钱的时候养老金支付压力会更大。

这也是全世界都在面临的事情,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面临同样的挑战。大家采取的措施不外乎就是,一、养老金不能够发太多;二、养老金不能够领的太早。目前年轻人缴纳的“五险一金”中一大部分是养老钱,贡献的比例已经很高,所以必须是不能够靠多征钱。这是“收钱”和“发钱”之间的一个平衡,“收钱”这头已经没有太多的潜力了,所以一定是在“发钱”那头控制。

海外网:很多专家认为解决人口老龄化的措施之一是延迟退休,但是目前社会上对于延迟退休政策仍然有很大的争议,对此您持什么态度?

赵耀辉:延迟退休是大势所趋,是一定要延迟的。如果不延迟的话,肯定就要少领钱,否则的话有这么大的亏空,收上来的钱不够用,你怎么办?

海外网:很多专家建议建立激励制度,比如工作的年限越长可以领的越多。

赵耀辉:这是两码事,激励制度主要鼓励人们自觉、自愿的晚退休。“你要是工作的年限越长,退休越晚,你退下以后领的钱越多”这是鼓励政策,总的来看退休年龄要延长。

不一定是现在马上就要推迟,而是迟早要推迟。否则这钱就不够了。

海外网:您以及您的团队曾经在2016年的养老调研中指出:“不同类型养老保险的金额差异巨大,新农保养老金不到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的三十分之一。不同类型养老保险的金额差异巨大,新农保养老金不到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的三十分之一”目前的养老金并轨制度,能否从根本上解决此类问题?

赵耀辉:现在讲的并轨指的是企业和事业之间的并轨,但是差的最大其实不是这两个,居民就是新农保和城镇居民保险。

现在这几项保险就是政府、事业机构这是一套保险,企业职工是一套保险,你讲的并轨是这两个之间的拉平。但是还有一个是农村的新农保,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的保险,城镇居民的保险指的没有工作这些人的保险。没能领城镇职工退休金的这些人,享受的是城镇居民的养老保险。这两个居民保险和城镇职工这两件事情不是并轨,现在还没有谈到并轨这码事,差异是最大的。

原来是城镇一个类型,农村一个类型,现在要把这两个并起来叫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如果要提高到城镇职工的水平,这要花很多钱,这会是“非常贵”的一种政策。现在每年都在涨,但是涨的其实还不如城镇职工快,城镇职工经常的在涨,涨的幅度更大。

海外网:现在养老金巨大的缺口是不是主要造成的原因可能是缴费的人较少?从历史原因来看。

赵耀辉:近几年政府财政补贴很多,所以这缺口不是巨大,现在刚刚开始出现一个小缺口。入不敷出,因为我们养老保险是年轻人把钱拿过来就给了老年人,现收现付。只有一部分应该是积累的,就8%个人缴费的一部分。

我们讲到延迟退休也是在说未来老年人领的人越来越多,而缴费的人不变或者说还在下降,就不够用了。

养老金全国统筹利于社会公平 促进人才流动

海外网:有专家认为,建立可持续的养老金制度,首要是加速推进职工养老金全国统筹。您认为这全国统筹的优势有哪些?以及有哪些可以借鉴的措施?

赵耀辉:养老金全国统筹的意义在于流动,就是人口流动起来才能办。现在很多新农保的人他其实过去的时候也缴费。比如有人在上海打工,他缴了28%,几年以后他回四川或者去其他省,他回四川以后他缴的费就全都当白缴了,只有他自己的8%他拿走了,所以他20%全都贡献给现有这些人,而这些人现在很快要老了,他们领钱时候你说他这一辈子没有贡献这其实也不公平。

为了促进人口的流动,劳动力的流动让他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工作,而工作这些年份又都能够去计算,都能够用来计算他老了以后的退休,这样的话人就不怕去流动。

每个省缴纳的水平其实差不多,主要是人口的结构不一样。退休的人和缴纳的比例不一样,老龄化不一样。

比如东三省就会特别多,东北就是有很多的老的工业基地,早的时候国有企业被覆盖的人就特别多,而现在年轻人大量离开东北,所以正在缴费这些人就少。而在广东原来人少,而就来进去的都是年轻人。

养老金全国统筹就是全国一样,只要你工作都可以缴,不管在哪退休都可以领。这是从公平来讲。

从效率上面来讲,人口流动有很大的好处。因为在各个地方的发展不平衡,各个地方会经历不同的发展的这种阶段。比如东北那边就会比较萧条,他没有工作机会,你这时候让这些人去离开东北就是一个好的选择,让他们到有工作机会地方去工作,等到东北机会好了他们还可以再回到东北。所以这种流动起来是一个特别有用的事情,起到提高经济运行效率的一个办法。但是如果这些准备流动的人,因为担心养老金全国不能统筹就不走了,这实际上就是一个不利的事情。

加速养老金统筹来促进劳动力流动,从而增加经济体系运行的效率。

警惕老年贫困和城乡养老差距

海外网:除了养老金,咱们说一下养老的问题。您以及您的团队曾经在2016年的养老调研中指出:“不同类型养老保险的金额差异巨大,新农保养老金不到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的三十分之一。不同类型养老保险的金额差异巨大,新农保养老金不到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的三十分之一”目前的养老金并轨制度,能否从根本上解决此类问题?

赵耀辉:对,老年贫困是特别严重的问题。可能将来最主要的贫困会体现在老年人贫困。我们国家几十年以来已经从一个地区型的贫困(老少边穷地区这种地区型的贫困),开始过渡到了一个人群贫困为主。因为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去除了由于居住的地区不合适造成的贫困。

以后的贫困将是分散型的,即使在发达地区也有这种贫困,而这种贫困更多的是由于年老或者是身体健康这种原因而造成的贫困。我们数据已经看到老年人贫困比年轻人是显著高很多,越老越高,越到75岁以上这种贫困是比其实是年轻老年人贫困率要高很多。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老年人贫困的问题。对西方国家老年人来说,工作一生后会财富,反而是老年人不穷。所以老年人贫困在发达国家非常少见。而年轻人往往住在家里或者是需要老人的资助。但是发达国家,七十五岁以上的老年人中还有一定的贫困,或是财富已经被耗掉,或是因为生病。

从他们的收入来讲,他们就已经没有能力来享受改革开放带来劳动力市场这种工资的上涨,这是从收入来讲他们贫困的根源。

但是我们国家从传统上来讲是家庭养老的养老模式,虽然老人他们没有收入,但是孩子他是享受到了成果,所以孩子把钱给老年人或者跟老年人一起居住,然后来帮助老年人。从我们数据来看,跟成年子女一起居住能够特别大幅度降低老年人的贫困。家庭养老应该说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不过现在有一些子女也在贫困当中,很多子女也不富。

这种问题可能很大程度上是要靠以后教育、法律这些告诉年轻人必须要赡养老人。另一种是社会兜底的救济政策,比如低保、相应的医疗救助等这种政策。

海外网:家庭养老是一种相对传统一点的养老模式,因为现在正在提倡社区养老或者居家养老。

赵耀辉:这是两个事情。养老其实是两个概念:一个是经济层面去讲,钱从哪里来;再一个层面就是照料的事情。

刚才我说的是经济层面的,就是老年人的经济,他生活开销是从哪里来的事情。照料这件事情跟经济不大一样,照料的话是当你生了病,生活不能够自理的时候如果孩子不在身边,你就不能够(被照料)。没有配偶、孩子且不在身边的情况下,有一个社会照料的需要。

海外网:目前“互联网+养老”以及智能养老的方式逐渐普及,您对此有什么评价?您认为顺应此趋势, 养老产业是否也会迎来发展的风口?

赵耀辉:当然有这样的需求,现在子女少了,而且住的远,子女非常关心老人就用这种方式去做。而且这种技术是帮助你降低照料成本。

但是产业到底有多大的潜力这肯定是跟他具体的技术有关系的,不能一概而论。肯定有市场,但是什么样的技术最有用,他的用户群能够有多大这其实是要因情况而论的。比如说像老年人可穿戴这种设备,可能最大的社会受益群体是老年痴呆群体,因为老年痴呆照料成本是最高的一种。但是又取决于老年痴呆的人口有多大,想赚钱的话肯定得需求要足够大的市场需求能够支撑他去做这些产品。

海外网:还有一个就是养老观念,曾经有一则公益广告,广告中老人在家独守空房,呼吁儿女的关心和陪伴。有网友对此则广告提出了批评,很多网友认为,很多人虽然退休了,但是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应该锻炼身体、发展自己的爱好,甚至出门旅游,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倚老卖老,等待儿女的关心”。您是否认同网友的观点?

赵耀辉:老年人其实也没有在等,你看的广场舞大妈这不都是自己自娱自乐?年轻人反而嫌她们吵。

将来代和代之间的很多的期望他会有一些冲突,老一辈会觉得理所当然的子辈就应该孝顺,就应该来关心老年人,但是年轻的一代有他自己的观念,所以这里头可能会有冲突,老年人他肯定要接受现实。像老的老人可能还期望子女去关心,但是像年轻的老年人或将要进入老年人可能已经接受了现实,在可能时候是要自己去管自己,孩子们不会有太多的时间。而且这种传统的孝顺也不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能够让孩子来帮助你的一个因素,所以现实就是这样。

专题链接:聚焦两会(2017)

编辑:白杨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