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北大高端学术讲学计划“名师论道”:与Alessandro Lizzeri教授探讨公共债务问题
日期: 2018-11-07  信息来源: 经济学院

10月24日下午,北京大学高端学术讲学计划“名师论道”:与Alessandro Lizzeri教授探讨公共债务问题”在经济学院东旭学术报告厅举行。纽约大学经济系和Stern商学院讲席教授Alessandro Lizzeri与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经济研究》编辑部主任刘霞辉、《世界经济》编辑部主任孙杰等众多嘉宾,围绕全球公共债务问题展开了深入讨论。活动由北京大学国际合作部、经济与管理学部主办,经济学院承办,资源、环境与产业经济学系协办,校内外200余名师生参加。活动由经济学院副院长秦雪征教授主持。

在正式对话开始前,北大经济学院院长董志勇教授为Alessadnro Lizzeri教授颁发了经济学院名誉教授的聘书和学院纪念品,并合影留念。

与会人员合影

在Alessandro Lizzeri教授看来,公共债务对于全球所有政府而言都是很大的挑战,实际上几乎所有政府都没有很好的办法处理这个问题。他回忆自己在意大利读本科时,意大利就已经开始面临债务问题,尤其是养老金的不断增长,使得其债务负担不断加重。近几年意大利债务已经达到一个很高的水平,政府也一直致力于减轻政府债务,并与欧盟持续协商,但还没有取得良好的成绩。实际上不仅仅是意大利,美国也面临公共债务问题,政府债务尤其是养老金支出快速扩张。民主、共和两党现阶段并不能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只能尽力使公共债务水平不再恶化。从研究的角度看,经济学家对于债务问题并没有达成一致。尤其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各国政府的债务规模迅速扩大,发债原因及用途也日趋多样。而现有的各种经济学模型往往只能解释债务问题的一部分,需要学者对各种模型进行整合与拓展,在这个基础上才能为实际中债务问题的解决提供更好的决策指导。

林毅夫认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公共债务问题已经成为现今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几乎每一个国家都会通过增加公共债务来刺激经济增长。对于债务问题,他认为重点要关注以下三个方面:首先,债务的发行货币很重要,债务是用本币还是外币发行会直接影响到债务问题的严重性。例如西班牙、希腊等发生债务危机的国家,使用欧元发债,欧洲央行不能直接影响该国的发债,而英国债务水平比上述国家更高,但由于使用英镑发债,政府可以从央行借款,并没有发生债务危机。其次,从资产负债表的角度看,不仅仅要关注债务水平,债务的使用结构更值得关注。如果债务优先用于基础设施投资等能够形成未来经济增长点的领域,对于国民经济发展是有利的。最后,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视角看,研究债务问题要考虑国家间发展阶段的不同,区分高收入国家和低收入国家的债务特征。以基础设施投资为例,高收入国家的基础设施以修补性建设为主,不会产生很大的生产力,但在低收入国家基础设施投资的带动下则十分明显。

刘霞辉指出,中国的债务问题具有特殊性,主要是由中国特殊的财税体制所决定的。在三级财政架构下,中央政府债务最低,省级政府其次,地级市政府的债务相对较高。如果简要划分中央和地方两个层级,可以发现中央政府大部分年份是财政盈余,地方财政赤字较多。从区域结构看,东部沿海城市财政略有盈余,中西部城市以赤字为主。现阶段,中国的债务水平总体可控,但是公共预算的管理也需要进一步提升。一方面分税制以来各级政府的事权和财权不匹配,而另一方面在资源相对集中的背景下,不同层级的权力间也可能出现委托代理问题。现阶段这方面的定量研究比较缺少,刘霞辉希望年轻学者予以关注。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平新乔教授认为,谈及公共债务问题可以回溯到李嘉图等价定理,因为具有前瞻性的消费者完全预见到了政府债务所隐含的未来税收,从而政府现在借贷并在未来增税以偿还债务与现在增税对经济有同样的效应。但这一古典理论存在两个重大缺陷:一是只考虑政府的财政赤字对居民消费的影响,没有考虑政府发债如何使用的问题,实际上财政支出也是不完全中性的。另一方面,这个定理假定生产部门、消费者同质,而实际上不同人群的消费率、储蓄率不一样,即使公共债务只用于消费,其对不同人群的影响也是不同。而前一段时间央行和财政部互相批评,实际上反映了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关系问题。尤其是“营改增”后,地方损失了营业税这一税收来源,房地产调控也影响到政府的土地财政,因此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关系问题需要重新设计,这也是研究需要关注的重点。

孙杰高度评价了Alessandro Lizzeri教授2016年发表的讨论债务问题的研究成果,认为这一研究为公共债务问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理论框架,具有很强的解释力。他发表了对公共债务问题的两个看法:首先,社会各界一般关注债务水平,但债务的增长率更应该被重视。债务可能来源于经济增长,但其增长率不应该超过经济增速,一般年均3%-5%比较合适。其次,需要注意政府发债的原因,如果发债是为促进经济增长则较为可取。除政府债务之外,还应该关注家庭债务和企业债务。Alessandro Lizzeri教授和林毅夫都对此进行了回应。

北京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章政教授从经济现象、经济联系和基本结构三个方面对公共债务问题进行了解读。从经济现象看,一个国家的公共预算总是在不断增加,政府预算往往是软约束。而从经济联系看,公共债务之所以持续增加,主要是由于政府需要完成多个目标以维持自身统治地位决定的。从基本结构看,政府借债主要用于短期消费、支付和长期支出,因此会产生结构问题。对于企业债务来说同样存在结构性问题。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王大树教授从近忧和远虑两个角度分析了中国的公共债务问题。从中国的债务现状看,现阶段国内整体财政赤字很小,且发债多的地方经济发展条件也一般较好,因此短期内债务问题并不十分严重。但从长期看,政府债务中隐性债务最应该被关注,越到基层隐性债务的问题越严重。与此同时,西方国家的财政赤字是积累了上百年形成的问题,而中国的债务问题从90年代开始才逐渐积累,这也是需要关注的角度。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张辉教授从人口、区域和国家发展阶段三个角度对此进行了分析。从人口角度看,东亚国家人口波动较大,对于养老金等债务的稳定性带来很大冲击。而美国的人口增速相对平缓,有利于债务平滑。从区域结构看,东部地区政府债务投资于基础设施具有很强的正效益,但在中西部地区并不明显。2015年以来沿海发达城市债务水平处于高位,但由于中国区域空间较大,债务问题可以通过区域调节走向均衡。最后从国家发展的阶段看,中国当前的发展阶段相当于日本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时的日本迎来了经济发展的黄金周期。而债务问题与经济周期密切相关,因此研究中国的债务问题也需要密切关注经济周期的走势。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曹和平教授就中国政府债务是否会引发经济风险这一问题进行了分析。根据他的研究,从总量上看中国债务与美国相比相对较低,影响经济发展的可能性不高,但中国的企业债比例偏高,刚性兑付有可能会带来金融风险。而前段时期财政部与央行的争论,实质上反映了金融风险在两部门之间的转移。而在债务效益的问题,他赞同其他专家观点,认为债务的使用结构很重要,是需要重点关注的话题。

此次活动中,各位专家围绕公共债务问题的成因与相关对策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讨论,对于理解全球公共债务问题提供了丰富的框架和视角,也为国内公共债务问题的相关研究与实际问题的解决提供了理论借鉴和现实指引。

 

编辑:凌薇

责编:白杨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