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建功新时代】任刚强:我与精准扶贫的“恋爱三部曲”
日期: 2019-01-07  信息来源: 学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

编者按:身处新时代,青年应如何选择,又应如何作为?在北大毕业生中,有这样一个特殊群体,他们以“爱国、励志、求真、力行”为指引,放弃优渥条件,毅然选择到基层接受锻炼,在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挥洒青春、建功立业,这就是“北大选调生”。改革开放再出发之际,学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在新闻网推出“建功新时代”专栏,邀请选调生代表以讲故事的形式,谈耕耘、论收获,真实呈现北大人家国情怀的日常点滴。行者方致远,奋斗路正长,希望通过榜样的力量,为青年的人生规划提供坐标参考。

习近平主席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谈到,“我时常牵挂着奋战在脱贫一线的同志们,280多万驻村干部、第一书记,工作很投入、很给力,一定要保重身体”。本期故事讲述者任刚强,选调到四川后主动选择到经济相对落后的广元市工作,2018年5月主动请缨到秦巴山区深度贫困村担任第一书记,推动全村脱贫工作取得积极进展。2018年12月4日,校长郝平、校党委常务副书记于鸿君、副校长龚旗煌一行看望在川选调生,任刚强作为代表之一在座谈会上发言。

任刚强,1990年1月出生,山西省河津市人,毕业于政府管理学院政治学理论专业,硕士研究生学历,2017年7月定向选调到四川省广元市委组织部,目前派驻担任广元市利州区三堆镇龙池村第一书记,挂职三堆镇党委副书记。

任刚强

2017年7月毕业至今,匆匆已过一年半。挥别燕园前,不怎么爱拍照的我,毕业照几乎拍遍了北大的每一个角落,包括红楼和燕园。一个雾霾浓重的夜晚,我独自绕着未名湖夜跑了3圈,结果整个毕业季都在咳嗽沙哑中度过,太多的感情无法言表,以至于后来我常常梦见自己在湖边对着博雅塔大声地道别。一个红楼飘雨的日子,我穿着一套租来的民国学生装,几乎转遍了红楼的每个角落,为的是不忘北大精神,不忘初心。

我是带着三句话毕业离校踏上工作征程的。一句是院长俞可平教授的寄语:“从大学生过渡为公务员,同学们要做好从学术理性到政治理性的过渡。”一句是导师李强教授的嘱托:“当了官之后,不要忘记自己是个北大学生,不要忘记读书。”还有一句是北大和政治学专业教给我的“家国情怀,理性热情”。

入职一年半以来,我经历了从学校门到机关门、从大学生到公务员、从机关工作到农村工作的“三重过渡”,经历可谓丰富,在此和在校的师弟师妹们交流一个故事——我与精准扶贫的“恋爱三部曲”。

博雅塔内:隔阂与痛心

2016年8月26日,我毕业前的最后一个暑假里,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也深彻震撼我个人的事件——杨改兰事件。常言“虎毒不食子”,但在普遍溺爱孩子、崇尚传宗接代的中国传统农村家庭,一位28岁的年青母亲在服毒自杀前,亲手杀害了自己4个年幼的孩子……这是何等的绝望,才能将她逼上如此绝路?

那时网上很多评论把这场悲剧的原因归结为“贫穷”。在喧闹嘈杂的北四环,燕园为我们保护了“一张安静书桌”,但也让我们隔世一层——网络新闻成为我们了解现实用得最多,也最直接的渠道。将悲剧归罪于“贫穷”的新闻评论遍布,让身在北大校园、浸染家国情怀的我,精神思想都深受刺激,“十万个为什么”般不解;尤其是在全国精准扶贫行动已经大力开展两年多之后,竟然还会发生如此惨痛的悲剧,更让人气愤难平。国务院扶贫办原主任范小建在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接受采访时曾答道:“杨改兰事件令人非常痛心和震惊。”

组织工作:谅解与接受

我是带着对“精准扶贫”的不解入职广元市委组织部的;但在2017年7月24日正式入职的第一天,当我与精准扶贫初次在现实中直面,就谅解了它。在去广元市昭化区紫云乡云雾村和射箭乡调研过程中,我亲眼看到偏僻山村在两年的精准扶贫后的华丽转身,亲耳听到师老兵疲的扶贫干部重拾工作热情,不禁汗颜自己在校时对精准扶贫的隔阂与误解。

云雾村今景

云雾村偏居大山深处,是典型的贫困村,进村前的陡峭蜿蜒山路和绵延起伏山峦,难免让人猜想道路尽头的粗糙农夫、黑暗茅屋和“谁人故乡不沦陷”的衰叹……但下车后映入眼帘却是一座座点缀在蓝天白云、青山绿水间的山间“小别墅”(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相比于北京的高楼林立、人多车堵、雾霾严重,这里俨然“世外桃源”,让人不敢相信不久前这里还是遍地土坯房……初次与精准扶贫面对面,预想与现实产生了激烈的碰撞!云雾村的巨变只是广元农村变化的一角缩影,工作一年半来,我走过广元上百个山村,精准扶贫以来农村普遍发生的翻天覆地新变化,让我每每都有“前世今生”“小人物与时俱兴的大命运”的感叹。

精准扶贫前后云雾村居住环境变化

射箭乡党委书记作为精准扶贫一线干部,也在工作中焕发了工作激情“第二春”。自豪地介绍过精准扶贫战绩后,他讲起了自己的心路历程:“我在乡镇摸爬滚打了20多年,当镇长书记也有8年多了,说实话,乡镇的工作不好干,事情杂又多,追责多又严,干了这么多年确实有点累了;天天面对山村的破房烂瓦,使了老门子劲也不见它有多大起色,也让人泄气;这些年我的优秀表彰很多,却一直在乡镇打转,也有点心灰意懒了……不瞒你们说,前两年我一度有过倦怠心理,想调离乡镇……但精准扶贫以来,看到国家对农村的政策扶持和投入力度这么大,看到以前灰头土脸的农村在自己手上一天一个样,心里头又鼓起了兴奋的干劲,就像找回了年青时刚参加工作那会儿的激情。”

工作一半年来,我见过很多类似“重获新生”的扶贫干部,他们中的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健康风险和家庭危机投入精准扶贫工作,“群众脱贫,干部脱皮”并非假话。扶贫干部的“脱皮”,既是辛苦又是“重生”,他们中的很多人在扶贫工作中重拾了工作激情,重拾了艰苦奋斗,重拾了群众路线。陈毅元帅曾慨言“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精准扶贫的成果又何尝不是扶贫干部用“脱皮”辛苦换来的!

第一书记:挚爱与追求

2018年5月,我主动请缨赴秦巴山区深度贫困村——广元市利州区三堆镇龙池村担任第一书记,深度融入了精准扶贫一线工作。当了半年多的第一书记,真正扎根农村历经风霜雨雪,深度融入老百姓体会他们的喜怒哀乐,慢慢地,我发现自己逐渐爱上了精准扶贫工作。

暴雨后紧急勘察滑坡现场

半年来,为了赢得群众满意认可,我甘当“泥腿子”。皮肤黑了,嗓门大了,手机相册变俗了,以前多是未名湖畔燕园美景,现在满是这家破损猪圈、那家裂缝院坝。朋友圈变土了,微信加满了农村群众,加入了多个父老乡亲群。结婚也打上了精准扶贫烙印,婚纱照是在龙池村拍摄的,蜜月也为扶贫工作而“奉献”了。精准扶贫工作中,从北大学子变为“泥腿子”干部,赢得了老百姓“这个娃儿多仁义”的普遍评价。

老虎洞尽头与野猪头骨合影

半年来,为了详细掌握发展资源,我甘当“穿山甲”。为全盘掌握龙池村14平方公里山地中的旅游资源,我像穿山甲一样,钻溶洞、下河沟、爬古树。一次雨后考察高山溶洞老虎洞时,因周末兼顾陪伴爱人,我带着她冒险爬山钻洞。生长于北方的我俩,第一次见到胡康河谷曾经吞噬近3万中国远征军生命的旱蚂蟥,第一次被蚂蟥叮咬吸血,第一次感觉到四面蚂蝗、无处立足的恐惧;因为向导忘带盐巴,一路上我徒手捏了40多条蚂蟥。经历旱蚂蟥的恐怖考验,也成就了我的爱情和婚姻。

一步步走来,龙池村的精准扶贫工作终于取得了初步成果,先后与太极集团、蓝剑饮品集团(“唯怡”生产商)合作对接,引进了腾讯为村平台,拍摄了风光宣传片……我自己也从心态上成长为一名不抱怨不诉苦、乐观坚持努力、从容务实中庸的村干部。

与群众的连心卡

现在,精准扶贫已经成为了我职业生涯的“胎记”,在精准扶贫工作中我找到了内心的平静、奋斗的方向和不熄的热情,也找到了值得“用青春完成作业”的追求——钻研乡村治理工作。我与精准扶贫,从在校时的隔阂与痛心,到刚参加工作时的谅解与接受,再到如今的挚爱与追求,历经恋爱三部曲,有点像电视剧本,却是我的真实经历。

马克思·韦伯在《学术与政治》书中言:以政治为志业的人,必须具备的三项“人格”条件——热情、责任感、判断力;韦伯将热情排在第一位,认为热情是最重要的,但他同时指出热情是对“踏实的理想”的热情献身,是切合实际的热情。最后,再次但愿这部恋爱三部曲的反转剧情,和这份“理性热情”,能对在校的同学有所借鉴,也欢迎大家来川找我实地看一看“精准扶贫”带给地方的真实变化。

专题链接:弘扬爱国奋斗精神 建功立业新时代

编辑:山石

责编:白杨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