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高级搜索  

唐青:我在雷锋团的故事
日期: 2017-06-04  信息来源: 新闻中心

雷锋,一个在中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战士,他的精神早已传遍大江南北;唐青,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12级本科生,从小到大,唐青都听着雷锋的故事,但是他没有想到,2015年,他会和雷锋同志有了某种意义上的交集。那年秋天,唐青走进了部队,开始了他与雷锋团的不解之缘。雷锋团是雷锋同志生前所在部队,与北京大学团委是共建共育单位,是一支有着光辉战史和荣誉的部队。

 
唐青

军旅缘起

唐青的家乡是部队的驻训地,经常有部队去训练,唐青说自己小时候没事就去找战士玩,对战士们很是崇拜,再加上受到军旅题材影视作品的影响,唐青从小就喜欢军人的激情与血性,做梦都想成为一名军人。

上了大学以后,从军的梦想依然藏在唐青的内心。唐青的大学室友张文豪如今已在清华大学读研,但他仍然记得,唐青一直有当兵的想法,“书架上还有几本关于军事的书籍”。唐青的好朋友、哲学系2016级硕士研究生李培炜也说:“在军训之前,他拿着军训服穿给我们看,当时他很开心嘛,说自己以前就挺想成为军人的。”唐青也坦承,大三下半年时,他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前进方向在哪里,此时,小时候的梦想再次浮现在心头。他希望通过参军来历练自己,通过入伍的两年让自己沉淀,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

大三下半年,唐青开始通过参加征兵动员会、上网搜索资料、咨询武装部老师和已退伍的同学来了解征兵政策,他的母亲和舅舅也给了他有力的支持。“母亲觉得她没文化、没见识,我做出的决定一定会是最有利于我的,所以她没反对。”唐青的舅舅则是因为曾详细了解过大学生入伍的政策,觉得参军很适合唐青。当然,学校里也有和他志同道合的同学。哲学系2012级本科生刘梁就和唐青商量一起去当兵,他们一起去听了征兵宣讲会,最后和北大的另外13名同学一起光荣入伍。

当得知自己通过体检和政审的时候,唐青感到如释重负,为自己终于可以去当兵而高兴,但也担心自己在部队受不了苦,怕与亲朋好友失去联系。“最后想反正结果已经改变不了了,就顺其自然吧,然后就有一种对未来两年军旅生活的期待。”

 
入伍前合影

初入军营

怀着这样的期待与担心,唐青在9月17日来到了雷锋团。他还记得:“刚进团队大门的一瞬间,在大巴车上我突然很想跳出车、不想当兵了,应该是对未来两年未知的生活的一种恐惧。”现在想来,唐青觉得自己蛮可笑的。值得庆幸的是,在新兵营中,他遇到了正在体验部队生活的北大经济学院2013级本科生周荣德。“这一下似乎就像是看到亲人了。”唐青这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周荣德给唐青简单介绍了新兵入伍应该注意的一些事项,慢慢地唐青也不再感到拘束,开始与同班战友们互相交谈和了解。

新兵营的生活和训练非常紧张和严格,跟在学校不可同日而语,每一分每一秒都按照一日生活制度执行,每天除了白天正常的训练,睡前还要进行一个小时高强度的加练,这让唐青感到很疲惫,也很无趣。“每天除了整理内务就是训练,但是慢慢地也就适应了。”虽然训练强度大,但唐青认为:“训练不仅仅是锻炼体魄,更重要的是强化意志,都是血性男儿,谁也不愿意被人瞧不起,谁都想取得成绩和荣誉。”因此他一直咬牙坚持,最后被评为“队列标兵”。

除了身体上的疲惫,思想上的不适应也曾困扰过唐青。在北大,对错是相对的,要学会独立思考;但在军队,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要服从命令。对此,唐青的态度是在保留意见的前提下,坚决执行命令,事后有机会再逐级反应。“事实上,我对部队的很多工作都不太理解、不太赞同,但必须要执行,这就是纪律。如果想要自由、想要民主,那就没必要来当兵了。”唐青认为,很多时候,做得好与做得坏并没有对错之分,但是做与不做、执行不执行就有对错之分了,关键在于触及没触及纪律的红线。对此,他总结出了一个道理:“合理的命令是一种锻炼,不合理的命令是一种磨练。”

新兵训练结束后,唐青凭借优异的新训表现和考核成绩被分到了雷锋连雷锋班,是唯一进入雷锋班的新兵战士。雷锋班是雷锋同志生前所在的班,班里至今仍保留着雷锋老班长生前的被子、军装、帽子和腰带,而唐青就住在老班长的上铺。这也是雷锋班的传统,每一个新加入雷锋班的战士,都要住在雷锋老班长的上铺,负责每周为老班长整理一次内务。对唐青来说,这既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压力。作为在全军唯一的雷锋班住在雷锋上铺的战士,唐青认为这是一种不一样的荣耀和体验。“如果对老班长心不诚、不热爱,对雷锋知识掌握不好、对雷锋精神弘扬得不好,那就成了‘历史的罪人’了。”唐青认真地说。

在雷锋班期间,唐青详细了解了雷锋同志的事迹,认真学习了雷锋精神的内涵。他还担任雷锋班和雷锋连荣誉室解说员,并捐款资助失学儿童和有困难的群众。唐青的同学杨治洪曾经在大四下学期去雷锋团看望唐青。“他对雷锋老班长的事迹已经滚瓜烂熟了,给我详细介绍了他的生平。”对于当代雷锋精神,唐青的解释是三个热爱和四种精神: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的崇高理想和坚定信念;服务人民、助人为乐的奉献精神,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精一行的敬业精神,锐意进取、自强不息的创新精神,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创业精神。唐青认为这些精神和北大人身上的那种以天下为己任的家国情怀有着共通之处。巧合的是,杨治洪对于北大精神和雷锋精神的内在联系的理解和唐青不谋而合。在参观完雷锋团后,杨治洪认为当代雷锋精神就是一股正气和为公之心,而北大人则一直被教育不能只考虑自身处境,“根据我和大多数人的接触,大家确实会有一份对社会和公益的关心”。

雷锋连是汽车连,要求人人会驾驶,但唐青在入伍前不会开车。为了不被其他战士落下,他利用各种出车和车辆保养的机会,虚心向老班长们请教。“连队专业训练时,赖着不下车请教练班长多给次机会。”除此之外,唐青也自己进行摸索:“平时也会用个脸盆模拟方向盘,脑子里想象着该什么时候给油、什么时候打方向、什么时候减速、什么时候换挡。”慢慢地,唐青的驾驶技术有了明显的进步。最终,他在同届战士中第一个完成驾驶训练考核,并成为连队独立驾驶员。

入伍不到一年,唐青就被发展为预备党员,这在列兵中是非常少见的,对唐青来说是极大的肯定,也激励他更加努力。2016年8月,唐青通过层层考核选拔,成功竞选成为2016届新兵班长之一。作为新兵班长,唐青认真负责,以身作则、以严施训,充分挖掘本班战士的优点,所带班级表现突出,多次被连队评为优秀班级。2016年12月,唐青被连队评为“优秀义务兵”,这是他下连后获得的第一个奖励,也是他最重视的奖励,因为这份奖励来自于他平时的工作和与战友的友好相处。在此激励下,唐青再接再厉,随后被北部战区陆军评为“百名强军先锋人物”,综合他在军事、政治以及弘扬雷锋精神上的出色表现,唐青被集团军记三等功一次。对此,唐青还要感谢学校的帮助,“给了我很多额外去展示自己的机会和平台”。

对于自己的表现,唐青认为,北大人在部队就要有所作为,不能浑浑噩噩、得过且过地混日子。“总要在部队留下点什么,正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嘛。”因此,他也寄语今年入伍的北大新兵:“当你在部队时,要努力成为某一项任务非你不可的人;当你退伍回到学校后,战友们谈论起你会对你竖起大拇指;最重要的,当你回忆起自己的军旅生涯,你要觉得值,感觉每天都有意义。”

唐青的班长,一位入伍八年的老兵,对唐青也有很高的评价。他觉得唐青是个人才,对唐青作为一名北大学生的风格和特点有很深的印象,希望唐青“对部队能有好印象,有美好的回忆”。

 
 
唐青在军营

兵之体验

唐青发现,当兵之后,自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感受到了普通学生和军人的许多区别,比如组织纪律性、意志力、血性胆气、对党和国家的看法、对细节的苛求等等。“军人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因为他身上会有一种兵味儿。”唐青说,“兵味是军人的一种独特的气质,又是军人才拥有的潇洒与豪迈。即便不穿军装,一举一动之间,仍透着军人的身影。”

2016年4月,经过军事比武和理论考核,唐青成为雷锋团第四期赴北大参加共建共育培训班学员,再次回到母校。在看望同学时,唐青很自然地挺胸、抬头,站得笔直。他的同学李培炜说,当时第一眼见到唐青觉得像换了个人,“整个人挺拔了很多,精神了很多。站着的时候,始终是以军姿站的”。对此,唐青笑称自己“习惯了”。“后来他坐在床上,也是军人那种标准的姿势,我就明白他是真的习惯了,没因为回到了熟悉的校园环境,就把自己的军人身份忘记。”

都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唐青觉得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他认为当兵的两年,才是人生最应该经历的两年。“后不后悔取决于你选择做一个什么样的兵,许三多还是被老A放弃的成才?”他引用电视剧《士兵突击》中的人物来解释。身为一名老兵,唐青希望即将在今年应征入伍的北大学子能够抛开北大带来的光环。“放下骄傲,脚踏实地、勤勤恳恳地对待每个人、每件事;放下偏执,服从命令、听从指挥绝不是嘴上说说而已;放下虚荣,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这里黑白分明,不需要伪装与修饰。”他相信这两年将给他们带来永生难忘的回忆,因为,这是无悔的青春、无悔的军旅。(文/校报记者 谢伟滨)

 
唐青赴北大参加共建共育培训班

编辑:白杨


   
北京大学官方微博     北京大学新闻网     
[打印页面]  [关闭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本网介绍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校内电话 | 诚聘英才 | 新闻投稿
投稿地址 E-mail:xinwenzx@pku.edu.cn 新闻热线:010-62756381